移动版

财说 | 10亿资金去哪了?科迪乳业之怪现状

发布时间:2020-04-15 07:30    来源媒体:界面新闻

记者 | 袁颖琪

编辑 | 陈菲遐

1

科迪乳业(002770)(002770.SZ)怪事不断。

这家河南乳企不仅因为股价暴涨暴跌引来交易所问询,还“自爆”资金链出现问题导致去年业绩由盈转亏。

界面新闻翻看近年公告发现,科迪乳业不断借钱却无力还债,巨额资金去向存疑。此外,大股东资金恶化叠加自身经营瓶颈,科迪乳业危机四伏。

钱都去哪儿了?

科迪乳业是一家地方性乳制品企业,主要覆盖山东、河南等地的市场。主营业务从上游的奶牛养殖、繁育一直到下游的乳制品和乳饮料生产与销售。具有年产20万吨液态乳制品的生产加工能力。

Wind统计显示,2015年上市之后,从资产负债表角度看,科迪乳业上市至今募资余额高达16.9亿元,其中负债募资为8.4亿元,IPO和定增募资分别为4.6亿元和3.8亿元。

图片来源:Wind

细数科迪乳业在上市后的动作,不难发现上述不少资金都进了大股东口袋。

2015年底,科迪乳业投资1.76亿元,收购了大股东旗下洛阳巨尔乳业有限公司。此次收购形成商誉达到了1.18亿元,几乎占收购价的三分之二。但是,这家公司之后并没有为科迪乳业带来多少盈利,在并入后的第二年业绩承诺就没有完成。此后,该项资产每年都计提商誉减值2000-4000万元。

2018年,科迪乳业又想利用上市公司收购控股股东资产。原本打算将控股股东旗下的科迪速冻食品有限公司100%的股权注入上市公司。科迪乳业已发布定增方案,资产作价14.8亿元。这次科迪乳业没能如愿。2019年10月,由于科迪乳业收到河南证监局下发的调查通知书,根据《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》等相关规定,科迪乳业终止了定增计划。

另外,购置固定资产耗费了部分募集资金。2015年,科迪乳业的固定资产原值只有3.3亿元,到了2018年增加到17亿元。同期,科迪乳业在建工程从2015年的7.8亿元减少到2018年的1800万元。也就是说,科迪乳业的固定资产增加大约只用了6.9亿元的募集资金。

除了上述资金用途之外,科迪乳业应该还有约10亿元的资金。而且,科迪乳业上市至今至少有4亿元的累计利润。因此,科迪乳业应该有大笔闲置资金。从2015年到2018年,科迪乳业的货币资金从6.03亿元增加至16.72亿元。

但问题就出在这增加的10个亿上。从历年各季度的季报看,这些资金只有在年末的时候较多,并不是长期都在账上。从利息收入的角度也可以佐证。从2015年至2017年间,科迪乳业的利率均不足0.35%,也就是低于当年的活期利率。如果这些现金真实存在,那么这些资金应该属于运营资金,所以取得的利息收入较低。

图片来源:Wind、界面新闻研究部

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。科迪乳业的钱到底去了哪里?

更蹊跷的是科迪乳业的账面现金。按照往年营收来看,科迪乳业营业收入最多也就12亿元。把2015年至2018年科迪乳业的营业总成本和当年的账面现金对比,界面新闻发现除了2017年,其他年份科迪乳业账面资金都大于当年营业总成本。而且,科迪乳业应收账款也很少。据以往经验,科迪乳业向奶农购买原奶也非常强势,应付账款逐年增加。因此,科迪乳业维持正常经营根本不需要多达10亿的运营资金。然而,科迪乳业账面资金贡献的利息收入又极低,资金去向十分可疑。

图片来源:Wind、界面新闻研究部

另外,从2019年三季报,界面新闻发现科迪乳业的账面现金只有0.27亿元,同时有19.68亿元的其他应收款。此前年度,并没有该项。科迪乳业也没有披露这19.68亿元其他应收款的细节。

大股东资金链出问题

上市公司“缺钱”背后的原因,恐怕与科迪乳业控股股东资金链问题有密切关系。

科迪乳业实际控制人为张清海。张清海通过科迪食品集团(以下简称科迪食品)持有科迪乳业44.27%的股份。科迪食品已经将其所持有的科迪乳业股份质押了99.96%。而且值得注意的是,从2015年科迪乳业刚上市开始,科迪食品就几乎质押了其持有的全部股份。

图片来源:Wind、天眼查、界面新闻研究部

另外,科迪乳业持有的两家子公司也有多笔股权出质发生。河南科迪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股份在2019年8月被质押了4笔,共计3000万元。河南商丘现代牧业的股份也在2019年10月,被质押了两笔,获得资金接近2000万元。

尽管频频质押股权融资,科迪食品依然没有摆脱现金恶化的局面。从2019年8月起,科迪食品被法院列为了失信公司,其实际控制人张清海也已经被限制了高消费。此后,科迪食品资金状况更加恶化。今年,科迪食品已经涉及7个案件被法院强制执行,被执行标的总计2.58亿元。

产品定位导致销量提升困难

除了和大股东之间“说不清”的关系外,科迪乳业自身经营也面临困境。

科迪乳业营业收入一直以来都保持个位数增长。公司产品主要有两类,一类是低温奶制品,另一类是常温乳饮料。低温奶制品是近年来行业内增长较快的品类。科迪乳业的经营也体现了这一点。低温奶营业收入从2015年的6800万元增加到了2018年的6.68亿元。相反,乳饮料增长前景就不太乐观。科迪乳业乳饮料业务在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5.87亿元,2018年也只有5.99亿元。可以看出,科迪乳业已将发展重心转移至低温奶领域。

2017年,科迪乳业营收突然增长53.9%,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产品受欢迎。2017年,科迪乳业推出一款透明袋“小白奶”产品。该产品一时引爆行业,伊利、蒙牛、完达山等纷纷布局。但是,仅凭包装新颖并不能长久。2018年,科迪乳业的增长就“熄火”了,营收增速又回到了3.74%。

另外,科迪乳业毛利率也大幅下降。从2015年至2018年,科迪乳业毛利率从35.5%下降到24.8%。而且,连营业收入快速增长的低温乳制品业务毛利率也从41.8%下降到34.5%。与科迪乳业同是区域性奶制品生产企业的新乳业,近年来毛利率在33%左右;伊利、蒙牛液态奶业务的毛利率也稳定在35%左右。

造成科迪乳业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降价促销。根据界面新闻计算,科迪乳业吨奶价格从2015年的7265元/吨降低到了2018年的5995元/吨。降价幅度超过15%。可见,科迪乳业为拓展销售采用了降价策略。

经营方面,从2015年开始,科迪乳业短期借款开始大幅增加,从6.9亿元增加到2019年三季度的13.27亿元,增长近一倍。

科迪乳业还大量占用上下游企业的资金。从2017年开始,科迪乳业应收账款开始下降,从最高峰的7300万元下降到2018年的700万。而这期间的主营业务收入从8.05亿元增加到12.85亿元。科迪乳业应付账款也从2015年的3400万元增加到2018年的1.75亿元。预收账款2018年达到7100万元,而2016年的时候只有1300万元。

凡此种种皆为过往。现在,科迪乳业终于撑不住了,营业收入大幅下滑,并出现了上市来的首次亏损。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